关于石屏豆腐那点事儿


关于石屏豆腐那点事儿


豆腐的风味实在难以形容,就连古人也只能说一句“豆油煎豆腐,有味”。地域性给豆腐的风味留下了深深的烙印,攸县豆腐的柴火味,剑阁豆腐的“江湖气”,石屏豆腐的“世无双”、客家豆腐的仪式感……因此对于有些人来说,豆腐的味道就是家乡的味道吧!


05d36ddd79732bb18be748eb2dc7957.jpg


最早关于豆腐的文献记载在五代就出现了。在陶谷的《清异录》中提到,“日市豆腐数个,邑人呼豆腐为小宰羊”,可见当时在淮南一带,豆腐已经是“热销单品”。与此同时,当地人拿豆腐与羔羊肉相媲美,豆腐的魅力可见一斑。

遇到美食必记录的苏轼甚至自己做起了豆腐,还一边作诗道,“煮豆作乳脂为酥,高烧油烛斟蜜酒。”

近代许多人都提及过豆腐,其中有两个人,一个是孙中山,他说“中国素食者必食豆腐,夫豆腐者,实植物中之肉料也。此物有肉料之功,而无肉料之毒,故中国全国皆素食,已习惯为常,而不待学者之提倡矣。”


微信图片_202009100847555.jpg


而我们石屏人却会不容置疑的说“吃肉不如吃豆腐”。在石屏,这里从早到晚都有烧烤摊,而当地人和豆腐,就像重庆人与辣椒一般,早就交织在生命中,密不可分......是什么样的魔力让这个小城对豆腐如此痴迷?


入夏以来


天气和工作压力炙烤着人们的身心


但这阻止不了大家对烧烤摊的喜爱


三五好友点上一桌烧烤


配以几杯冰啤


敞开肚皮,放声高谈


几个小木板凳外加一个火炉


就织起了石屏喧闹充满烟火气的烧烤江湖


烧豆腐2.jpg


食指大动过后


这一座城,那一家烧烤摊


一块豆腐、一杯酒和朋友


不仅是勾出小伙伴们的馋虫,


还有我们把酒趁年华,围炉好时光的回忆...


方寸之间的豆腐,在炭火上变得金黄、膨胀,待到裂开配着秘制蘸水放入口中。轻咬之下是一层酥脆的外皮,难以抗拒的浓香顺着舌尖,在口中迸发,再直达鼻腔,这一瞬间充满了满足感。


微信图片_20200924152121.jpg


豆腐在许多地方都是作为一种辅菜存在,但石屏豆腐绝对是要牢站C位。因此石屏豆腐最多的做法就是煎与烤,然后直接食用即可,根本不屑与其他食材搭着吃。经过炙烤的豆腐,把它掌握在手里,趁着热气,吃口豆腐喝上一口,我们石屏人要的就这份舒坦自在。


在云南,豆腐只分成两种:豆腐和石屏豆腐。“水点琼浆天下奇,火烧豆腐云外香。”写的是号称天下一奇的石屏豆腐的醉人景象。现都已经公元9102年了,作为国家二级吃豆腐运动员(严肃脸),我真的为吃不到石屏豆腐的人感到惋惜。


《舌尖上的中国》石屏豆腐那一期里,让石屏豆腐声名远播,小小的一块,蘸上辣椒,入嘴就是一场味蕾的狂欢这五井之水,六百年来,点制豆腐这天然卤水制作的豆腐,美味可口,营养滋补。


微信图片_202009241516109.jpg


所谓高光片刻,是英文Highlight的直译,很多人对它的定义,是足以铭记一生的瞬间。好些外地人,留在石屏,都是为着同一个理由:豆腐。当你吃完一块嚼之有劲,清香四溢的石屏豆腐后,你就会明白为啥这么多人对石屏豆腐情有独钟。


微信图片_202009241516107.jpg

来源:魅力石屏